一松

昨天用了花王的蒸汽眼罩
感觉更加睡不着了呢😐😐😐

一如既往的明明毕业还想着回去的教室,路上有几个人开玩笑般的给了我一杯水,我没多想就喝了。

当我进教室已经上课了,但是比我迟的人也是有的,嗯我的同桌随后进来了。我很认真的听老师讲课,我同桌就突然拿出一个芯片,说是我手机的,我根本不信。过了一会儿他把芯片割开来了,和一桶水混在一起,猛的都倒到我身上,我一下子就火了,推了他一把,顺便看了一眼老师,老师没有为我说话,她问我没什么穿的那么暴露。当时就觉得整个人都要炸了。

我注意到班上还有个女生,笑得很奇怪,仿佛在算计什么,我下意识一摸口袋,确认手机,芯片真的不见了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了。之后感觉事态发展到了不可控的地步。那个女生一边笑,一边张开嘴巴,我能够清晰的看到有什么又白又长的虫子在她嘴里蠕动,不一会儿,不止是嘴巴,鼻子,耳朵,眼睛,都有虫子在蠕动。

感觉恶心的不止我一个,所有人都注意到了,然后一窝蜂的想要远离这个地方,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虫子已经不在满足与那个女生,开始疯狂的繁殖,最后喷射出来,范围格外的大,已经有些人被感染了。

我当然也是惊慌的,但是那些虫子好像没有想要攻击我的意思,就算沾在我的身上,也没有怎么样,我意识到,是我的问题,我可能已经被感染了,可能就是早上的那杯水。。。。

感觉到自己天天在做梦
昨天也依旧是个恶梦
似乎能写个段子啥的
也是不知道每天晚上我的脑子在想什么hhhhhh